什么圈都混的咸鱼码文者,coser,撸章子的,平尖笔爱好者
欢迎扩列

关于

我的星星【6】法扎·莫萨 (金发米扎×flo萨)吸血鬼AU ,有爵位私设,各种AU,尽力不OOC

看装束,那姑娘好像是这个酒馆的员工,和那位天才乐师亲吻后挂着餍足的笑容脚步不稳地过来问刚刚在角落坐下生闷气的Antonio:“先生,请问你要来点什么酒?”此时正是完成一天劳作的时候,酒馆里挤满了点一杯劣质酒谈天说地的农民,衣冠楚楚的公爵在这个场合显得格格不入,但是他正生着气,语气冷硬:“最烈的酒。”酒被放在托盘里送过来后,Antonio就紧盯着仿佛拥有光环一般的那个人,一口一口毫不停歇地将酒液送入口中,烈酒流过喉咙,火焰一般燎热了全身,犬齿有探出的趋向。他猛地站起来,高大的影子顿时笼罩在周围人群上,众人纷纷退开,交头接耳悄声谈论这是哪个抽风了来这种小地方来撒酒疯的贵族老爷。

Antonio抬手扯散了自己的领巾,上位者和成熟男性杂糅的气息让一个年轻姑娘情不自禁地凑过来,他搂上她纤细的腰肢,低头在颈窝处嗅到浓厚的脂粉味,血族敏感的鼻子受到了伤害,他毫不掩饰厌恶的神情,伸手推开了这个小可怜。Wolfgang见他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不知为何有一种被野兽盯上的危机感,虽然说有一点来自本能的恐惧,他还是遵从自己那坚信Antonio不会伤害自己的直觉向他伸出手想要扶住他。Antonio早就摘下了手套,走到他身前后停下,抬手轻佻地抬起Wolfgang的下巴,眯着眼端详了一会儿,冷笑一声把手套摔在朝上伸出的手掌上:“简直荒谬、滑稽!”话音还没落下就转身离开,Antonio感觉自己这是欲盖弥彰、落荒而逃。

Wolfgang以为等到自己追出去的时候早就不见了公爵的马车,没想到那辆华美的黑色马车还静静地停在那里,不过脚凳被撤掉了,他忍不住微笑起来——大师的脾气他早就摸透了,还不是再生气都不会真的扔下他。Wolfgang忍不住小跑过去,心里暗暗发誓——如果大师不扔下他的话,那自己死缠烂打也不会离开。马车的底座不高不矮,如果没有脚凳的话,上车的动作多少会有损形象——不过Wolfgang不在乎。他攀着车门上了马车,看见醉酒的那人靠在车壁上像是睡着了,他回手关好车门,训练有素的车夫立即驱动马车,虽说道路平坦,但是毕竟是马车,多少会有些颠簸,Wolfgang悄悄地把手垫在公爵大人的头和车壁之间,触感微凉。

Antonio早就睁开了眼,刚才那几乎要把他焚烧殆尽的怒火也在身边人坚持不懈把他往自己肩头带的动作中渐渐消退,最后终究是闭了眼,顺从地靠在Wolfgang并不宽阔的肩上,同时也默许了这人达成目的后还放在他脸上的手。他坚持接下来的举动都是酒精的诱引,高挺的鼻梁凑近流淌着年轻血液的颈动脉,鼻尖和嘴唇随马车的颠簸轻轻触碰着心心念念的皮肤。鲜活血肉的芬芳让醉酒的血族蠢蠢欲动,想把他禁锢在怀里,想在唇齿间吸食血液,想相拥着抵死缠绵——从日暮到天光乍破,想给他只有血族才能给他的无上快感!

Wolfgang只觉这一路无比煎熬,大师的湿热气息一直包围着他。有过寥寥情爱经验的他发现自己好像对大师产生了某种隐秘的情感……真是甜蜜的痛苦!大师高高在上,他要怎样追逐才能得偿所愿?马车静静地停下,Wolfgang正想扶着……或是抱着Antonio把他送回那个从来没有进入过的卧室,Antonio倏然睁开了眼,瞥了他这个孟浪之人一眼后踉跄着靠着高大忠诚的车夫回了卧室。Wolfgang只能攥紧了手中的手套,低头轻嗅上面残余着的那人的香水和淡淡酒气。

他磨蹭着来到公爵大人的卧室门口,眼见着越来越有精神的管家抬手拦住了他。“主人在休息。”“他刚进门一定还没睡就让我说一句吧!大师对不起!”语速极快地达成目标的Wolfgang有些得意的吻了一下手中的皮手套,嘴角上扬着,留给好几百年没被人算计成功过的管家一个活蹦乱跳的背影。

屋内的Antonio闻言后自眼底迸发出炽热的光,一口饮尽杯中的血酒,躺在床上满脸餍足地解开领巾等一切束缚物,独自享受着进食带来的快感和Wolfgang为他带来的愉悦。

评论(1)
热度(26)

© 五味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