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圈都混的咸鱼码文者,coser,撸章子的,平尖笔爱好者
欢迎扩列

关于

花羊短篇

(曾经发在豆腐上过,但是因为没人看所以被心灰意冷的我删掉了,如果有人看着这个设定眼熟,那就是我写的没跑了,这是第二版。同时感谢在豆腐的相遇。
ps.道长有个毛病,请自行发现。)

每个万花弟子都以拥有一个绑定羊为傲,明池也不例外——现在他正在某小路旁蹲守。应长天早上出门前忘了卜卦,说什么他也没想到,今日忌外出,宜嫁娶。

明池看着这个身量十分高,一副凛然不可侵犯样子的道长一阵激动——正如纯阳松,冷如纯阳雪。一颦一笑都很合他心意,简直是绑定羊的最佳选择。明池师从万花谷药王孙思邈门下大弟子裴元,自幼修习花间游与离经易道,如今已至精通自不必说。

所以明池看见应长天身后微微颤抖的草丛毫不畏惧。一个明教弟子突然解除隐身状态而后现身在明池身后,双刀一闪,血花明灭——动作之迅捷竟是让人来不及反应。应长天只来得及拔剑削下来人一缕金发,那人便施轻功逃之夭夭,间或可闻鹰啸。

应长天心道吾命休矣,却不料一张昳丽的脸出现在他视野中。“我能救你。”那人如此说,他突然安心,这才因失血过多昏过去了。“竟是如此相信我……也不怕我是那明教弟子的亲友……”明池如此说着,动作也没慢下半分,紧急止血和伤口的临时处理等一系列动作,即使让他师父来评判,也说不出来有何不妥。

应长天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朴素的草房里。正要看看自己五脏六腑都在不在,却发现自己现在能动的只有十指。一阵幽香钻进他的鼻腔——一个万花弟子正在给他缠绷带。“多谢你。”他硬是从喉咙里挤出来这么一句话。明池看也不看他一眼,只专心给他处理伤口,一副不为外物所动的样子:“你倒在路边,我身为万花弟子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他这副模样被应长天看在眼里,俨然是——“好一个冰雪美人!”如果明池会读心,那他就要笑了,“你才是冰雪美人。”

明池看似岿然不动,实则正在感慨应长天的好身材,肌理分明的身体,肌肉和筋骨的极佳状态都是年轻的象征,这个道长,正是他最喜欢的模样。就是他,没错了。

明池的手指若有若无地触碰应长天的胸肌和背肌,脑袋里想的全都是“啊啊啊,活的羊!终于不用被迫吃师父和洛道长的狗粮了!”

比起明池的明面上缠绷带,实则吃豆腐的卑鄙行为,自小修习道法的应长天正直单纯的多——他正大光明地观察面前这个万花谷出品的美人。一双飞将眉俊朗而不凌厉,面部线条柔和不女气,桃花眼狭长风流,实在是一副标准的美人相貌。

——日久生情的分割线——

其实应长天伤得不重,修养十几天就能拿剑了。明池抿了抿唇,低垂着头,双手将应长天的佩剑交给他。应长天看不清他的表情,凭直觉感觉是伤心的,他接过来心爱的佩剑,伸手想要拍一拍明池安慰一下他,结果被明池避开。明池自觉情绪外露,硬邦邦地留下一句话就飞快离开:“你自行运转一下内力,若无阻碍就可以离开了。”

应长天去问了裴元,轻而易举地在晴昼花海唯一的凹陷处找到了摊成大字型的明池。明池见是他,像个小孩子似的把自己蜷缩起来,应长天顿时被萌到了。明池的长发衬得他有点可怜,应长天心中一动,在他旁边躺下,压倒了又一片植株。明池听见声响往旁边挪了一下,却被应长天按住,俩人就在群狼环伺的绝美环境中这么躺着。

应长天嘴笨,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他也侧躺着,看着明池的发饰,手指无意识地把玩那人的发尾。应长天以为,过一会儿明池就会吐露心声,把他不开心的原因告诉自己,没想到明池却开始颤抖。应长天被吓到,连忙去翻他,明池拗着劲不让他得逞,可怎能比整日拿着三尺青锋的纯阳弟子的力气大?

一张泪颜映入眼帘,“你这个人真讨厌……”“对不起……”应长天擦了擦他的泪水,更加无措。明池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继续说:“本来有了绑定羊我特别开心,谁料,谁料我动了心。还有,你这个三字经资质未免太好了,这么几天就痊愈了,我,我没有理由再留你了……”应长天被突如其来的傲娇表白给砸晕了,一时半会儿还做不出反应。明池气急,推开他后踉踉跄跄地跑了。

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应长天看着手中那日不小心扯下来的万花发饰,心里想着,万花弟子无数,穿着打扮相似,因此统一配发的发饰也并无不同,可是,他摩挲着手中的小东西,明池是不一样的。天快黑了,还没找到明池,万一为了躲着他不回来住怎么办,他很想他,所以,应长天把手里的东西放进怀里,贴着心口,“去找你。”

应长天心里的明池是可爱的,可他没想到能这么可爱——明池坐在花树下,趴在卧伏在地上的小鹿身上,散着头发,揪揪耳朵,摸摸皮毛,身侧百花环绕,娇憨不可方物。

应长天走近,用略微粗糙的指腹蹭了蹭他的泪痕,帮他束好散乱的长发。明池红着耳尖,低垂着眼,任由他摆弄,颇有自暴自弃的意味。“小明池,我嘴笨,别嫌我……”“好吧,有什么你就说吧,如果不喜欢我就不要再离我这么近了……”“不可以,因为我,应长天,爱慕你。”应长天三个字三个字往外蹦,艰难地说出决定人生的话。“嗯,嗯,嗯?”明池显然很惊讶,他一直以为应长天对谁都面冷心热,真的没有想到……他是不一样的。

应长天:“小明池……”
明池:“诶……”
应长天:“想吻你。”
明池:“好,好的……”
应长天:“小鹿它,在这里,我心虚。”
明池:“小鹿快走,要不然我就告诉师父鹿茸没有了,应该采了。”
小鹿吓得四蹄腾空着跑了。
应长天:“它还小,没鹿角。”
明池:“……”

ps.想写裴洛啊——

评论(8)
热度(22)

© 五味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