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圈都混的咸鱼码文者,coser,撸章子的,平尖笔爱好者
欢迎扩列

关于

相泽消太X你,乙女向(番外5)

单元故事 9.4   所谓婚礼(上)

敲黑板:下列描写出于日本传统婚礼之一,神前式婚礼。参考资料来自百度百科,如果我以后了解更多的话,我会进行无限期的修改,力求完美,绝不在这方面马虎。以下描写和真实情况有不大的出入,和百度上相悖的地方我会标注,以上。这次真是爆肝了_(´ཀ`」 ∠)__ )

相泽借着羽织宽大的袖子的遮挡握了握你的手,在摸到你手心的冷汗的时候顿了顿,而后拍了拍你的手背。你知道他也紧张,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而已,虽然你却不知道他在紧张什么……

原来穿上白无垢①是这个样子啊,上一次看见她穿和服的样子还是在夏日祭上约会的时候,不过没欣赏多长时间就被突发状况打断了想要进一步的蠢蠢欲动,现在想来相泽还是有点生气。这次穿了更好看的和服,一生一次的那种,一定要借礼节之便看个够……但愿不要因此忘记了礼节顺序……

你们站在树荫下等候参列者入场,身后是两名神社的巫女,有一把巨大的朱伞撑在你们头上。“头发还紧吗?”你下意识头皮一紧,又回忆起被龟壳梳子②支配的恐惧。“还好。”你感受到他又拍了拍你的手背——毕竟对花婿③的发型没有特殊要求,他不用遭那个罪。

待出席者就位,你们一行人缓缓前行,他身为花婿,手执白折扇,脚蹬白带木屐④。而身为这次婚礼的花嫁⑤,你身着纯白无暇的白无垢,同时有同色的角隐⑥遮盖住高高挽起的发髻。在最后的一段路上,他先行几步,你错开后跟上,花婿花嫁依序入场。

被亲友们注视着的你不由得紧张起来,微微低下头用眼角余光看相泽,你们目光相遇,不禁相视一笑。神官捧上祷文,高声念诵,接下来两位巫女上场,捧来两只酒壶和三只大小不等的红色浅酒杯。相泽颔首示意后拿起绘有雄蛾的短把酒壶向绘有雌蛾的长把酒壶注入清澈的米酒。你静静地看着他的手腕平稳起伏,内心中还是有些不可置信,你们真的结婚了……

相泽结束动作后,你取过盛有酒液的长把酒壶,将酒斟入三只浅口杯。巫女接过酒杯,先是递给你,酒不多,你啜饮一口,由相泽接过,你脸红地看着他刻意地将嘴唇印在你刚刚饮酒的地方,饮下大半米酒,只留给你将将没过杯底的一点。你听着在如此安静的时刻格外明晰的心跳,抿走最后一点酒,又仿照着刚才的步骤,你们交替喝下剩下的两杯酒,虽然总量没有多少,但还是由相泽有意地喝下多半。相泽式温柔啊……

行过“三三九度”交杯礼,在神明的祝福下你们缔结了合天、地、人之好的姻缘,自此白头偕老,爱情长长久久。你注视着今天特意束起平时一头乱发,还剃了胡茬的你的花婿,说出你平时根本不会亲口对他说的话:“从看见你的第一个新闻起,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成为英雄、在雄英就职,成为你的同事。我更没有想过能和暗恋对象恋爱,甚至缔结婚姻……你的温柔和其他优点我都体会并了解了!接下来,请多关照,相泽君。”相泽点了点头,抿了抿嘴唇:“你的身上有耀眼的光芒,比你晚了那么多年才喜欢上你,十分抱歉,你很好,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一定会对你更好,我的花嫁。”相泽的表情本就不多,此时更是一脸认真。

誓词奏上完毕,巫女呈递上两枚素净的戒指。你微微颔首,红着眼圈、嘴角含笑地看着相泽万分珍重地抬起你的手,捏起较小的那枚指环戴上你的无名指。你也将戒指戴上他的手指。而后你们一起为神明奉上玉串奉⑦,仪式结束后,他默默地牵过你的手,黑白两色的袖口交错,宽大的和服袖子下,他的手心将你的戒指捂得温热。

“下面进行披露宴,请媒人致词……”鉴于你们没有媒人,就由雇佣你的你们共同的上司——根津,作为媒人来致词。到了披露宴的尾声,你们握着同一把刀将一人高的婚礼蛋糕切块、分发给各位来宾。大家举杯示意后,婚宴正式开始,在敬了一圈酒之后,替你挡了大多数酒的相泽已经半醉,酒精作用下,他微微靠着你,很黏人。依据传统,你还得再换两套和服,陪你换色打褂⑧的相泽趁机休息了一下,你出来的时候看见他正眯着眼,十分疲惫的样子。即使喝了酒也没有完全丧失警觉,相泽听见脚步声后,下意识看了一眼换好衣服从后方出来的你。以金、银,红三色为主色,华美的色打褂上手工绣着振翅欲飞的仙鹤,鲜亮的颜色衬得你整个人明艳动人,他不禁走上前去——打横抱起你,气势汹汹的架势看着像是要直接……你怯怯地拽紧了他的羽织。

事实证明相泽再急也不会打破传统……你还有一套和服要换呢……把你放下之前,你看的出来,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抿着唇,克制地在你涂了口脂的嘴唇上贴了一下……真的是十分克制,特别容易被卸掉的口脂都没有在他的嘴唇上留下什么痕迹。“很美。”

看见两个主角再次出场,众人原形毕露,以麦克为首,职业英雄们撺掇着你们来点余兴节目。

说明:

白无垢:https://baike.baidu.com/item/%E7%99%BD%E6%97%A0%E5%9E%A2/72109

龟壳梳子:角隐下面的头发得用龟壳梳子束紧,为的是不让它露出来,具体说明看⑥。

花婿:日本传统婚礼上的新郎。

白带木屐:依据传统(大概),花婿本应该穿白色便鞋的,但是我感觉还是配着木屐好看,我就改成了木屐,嗯。

花嫁:日本传统婚礼上的新娘。

角隐:过去据信女性的长发附有灵体,且恐「女子因嫉妒发狂,头上长角成鬼」,所以刻意以白色棉帽遮蔽以祈驱邪避凶。

玉串奉:缠有白棉纸的小杨桐树的树枝。

打褂:https://baike.baidu.com/item/%E6%89%93%E8%A4%82

评论(8)
热度(34)

© 东方佩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