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圈都混的咸鱼码文者,coser,撸章子的,平尖笔爱好者
欢迎扩列

关于

李叶之反撩失败——前因

小玖玖为您带来最新报道!

惊天秘闻!十三亿少女的梦天策集团董事长李承恩和藏剑集团董事长叶英竟然珠胎暗结,喜结连理足有十载!锡婚之际的到来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相遇,相识和相知呢!下面就让我报金牌代笔东方佩玖为您描绘他们的奇妙爱情!

————分割线————

要说商界人士最青睐的谈生意的场所,非湖光水色莫属。

只要身处湖光水色,必须着古装,啖古食。这无形之中淡化了商界权利的交锋中的铜臭味,而叶英格外厌恶这种味道,所以自叶英从父亲手中接下藏剑集团的大权后,每一次有他出面的席面,定设在湖光水色。

李承恩此人,长袖善舞,八面玲珑,此种场合早能自如应对,用他的话说,用变更饭局地点而麻痹自己是懦弱的行为。

于是,在主客观因素促成下,李承恩与叶英,便似那参商二星,从不相见,甚至都未同时出现在同一场合中。

直到那次偶然。

“素闻李叶如参商互不见,这次怎的同时选了湖光水色……”罗浮仙听了这人的腹诽,只淡淡瞥了一眼:“多舌,不过是巧合罢了。”

————再次分割————

彼时李承恩刚刚成为内定的天策继承人,被李老爷子带着,在湖光水色和股东们吃了一顿勾心斗角的饭,初次面对这么大阵仗的他不免有些难受。李承恩在敬了三圈酒后借口上厕所逃了出来,踱到了后花园,散散酒气。他也不是没经历过这种场合,只是还年轻,长时间的压制自己未免会受不住。

李承恩到底也是憋得狠了,见四下无人,怒骂那些人模人样的股东和政..客。他扶着湖心亭的柱子,狠狠地捶打仿古的桃符。

叶英就是在这时出现的。一切都是这么不合时宜。

叶英从竹林中现身,袖口微湿,青丝被严谨地束高,流转着温润的光,明显就是呆了很久的样子。

李承恩不寒而栗,只觉月光如此的冷,这些话,究竟被听去了多少……

还是叶英先开的口:“你刚才的话不会因为我而威胁到天策。”李承恩眯起了眼睛,醺然的眉目顿时凌厉起来:“你都听到了。”

叶英跟他年纪相仿,却成熟稳重得多,被人发现听了壁角也不慌忙:“看来你是天策的准继承人了……”话未说完,李承恩便咄咄逼人道:“若是你说出去,我便不是了。”

叶英不理他,顾自道:“权力与金钱,是你不能回避的,要想在商圈中沉浮并存活下来的话,那就要直面它们。而你,身为天策继承人,刚才的言辞告诉我,你明显不能担起天策这个重担。”

他淡淡地扫了一眼简直随时可以扑上来撕咬他的李承恩,转身便走:“至于我为什么敢说我对你无害,欢迎来调查。”

李承恩从那一刻,就已经溃不成军。

叶英并没有忘记李承恩,他在李承恩不知道的地方关注着他,李承恩的成长都被他看在眼里。

反而是李承恩,或许是迟来的叛逆期,虽然被陌生人说教一番,非但没有记恨上叶英,反而渐渐发酵成了隐秘的情愫,愈回想愈深爱。旁人以为他没有假公济私,但是李承恩知道,在他掌握实权的那一刻,他动用权力调查了叶英,得到了他的私人邮箱。在外他是年纪轻轻不怒自威的天策掌权人,回到清冷的别墅的他是知道心上人联系方式却迟迟不敢迈出那一步的愣头青。

也是直到有一次,李承恩在新年晚会上被下属们灌得烂醉,被杨宁送回家后,趁着酒意,鼓起勇气,对着电脑敲下了人生中第一封情书。

叶英很少查看私人邮箱,唯有在节日的时候才会点开查看来自弟弟妹妹们的祝福邮件。李承恩的官方化的情书在那样一堆邮件中实在是太显眼了。叶英还有些怔愣,头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右手就已经点开了李承恩的邮件。

————李承恩的情书————

叶先生亲启:

自湖光水色一别,你就留在了我心里。

李某爱慕你,请允许我追求你。

李承恩

————傻fufu的叶英————

叶英自认为那日只是一时不快,才有些过分地教育了他,却不曾想到他竟然成长的这么快,当然更没有想到他竟然对他产生了那样的心思。

叶英望向窗外的夜色,却不曾想看见了反光中红了耳朵的自己。

叶英又呆坐了很长时间,走马灯般忆起那日冲动的李承恩,走上记者接待会的从容的李承恩,宣布大案已破的正义凛然的李承恩……

最终还是不能欺骗自己的心,郑重回复道——

李先生亲启:

可以。

叶英

————更傻的李承恩————

李承恩几乎要把电脑烧出了一个洞,说是酒壮怂人胆,不如说是他把责任都推给了酒精,若………若是阿英拒绝了自己,他就可以回复叶英,都是自己不好,新年夜喝醉了,给他带来了困扰……

这样就可以不那么尴尬了吧?可这样的话,就没有然后了吧?

李承恩的双目赤红着,也不知道是着急还是伤心。就在右手伸向关机键之前的一秒钟,音箱传来振奋人心的一个提示音。

原地复活。

一夜未眠。

对着电脑傻笑了一宿,还留下了满满一桌子的易拉罐。

从此风雨无阻,每日一封清爽不油腻的情书,情话技能逐渐刷满。

叶英事务繁忙,鲜有时间回复,但是在空闲时间,都会很认真地阅读,每次都会被李承恩的直白臊到……

————突发事件————

藏剑所有电子设备都换新,叶英对着崭新的高效设备一脸懵,他忘记了邮箱密码…………

突如其来的事件确实对他造成了冲击,但是很就被源源不断的工作挤到了一边,眼盲之后才被他记起。

一天下午,刚结束一天工作的叶英从一位助理的手中接下了一杯热茶,疲惫之余不忘关心可能受凉的员工:“你的手很凉,深秋了,注意保暖。”

他没看见那个助理霎时间红了的眼圈,喝了两口茶,搁在小几上,陷入深眠。

被罗浮仙叫醒后,他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叶英醒来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为什么看不见了,而是还心心念念着忘记了邮箱密码,李承恩会不会着急。叶英勾勾嘴角,还真是病入膏肓了。

罗浮仙看见叶英自嘲的笑,十分自责:“叶董,是我不好……”叶英摇摇头,打断她的话:“没关系……我还有恢复的可能吗?”罗浮仙只觉喉咙干涩,安慰叶英的同时也在安慰她自己:“会的……会的。”

事情很快被调查清楚,那个助理是藏剑最大的竞争对手派来的间谍,窃取机密不能便出此下策。

叶英被搀扶到卧室的时候,还有些不习惯,想睡觉也睡不安稳,满心都是工作,弟弟妹妹,还有一个李承恩。估摸着罗浮仙应该离开了,他自己摸索着走到书房,期间少不得磕磕碰碰,便愈发焦躁——想看他的邮件,想告诉他自己双目失明,想……见他。

摸索到了转椅,摸到主机的那一刻才反应过来——自己忘记了密码,又看不见。挫败和愤怒忽然黑暗一样侵蚀了他,听见桌案上细微的水滴声音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哭了。

李承恩……

叶英平稳了一下心情后就请来了技术人员,帮他找回了密码,设置了语音操控后,这才感觉心安稳了。

叶英在等待的过程中,思考过自己之后的反应,可能会一改常态,向他倾诉自己的遭遇。可是当他真的坐在电脑桌前的时候,他反而很冷静,只是慢慢倾听冰冷的语音诉说着温暖的情话,回复时,避重就轻地回答问题,一概不提自己眼盲的事情。

原来报喜不报忧不止存在于亲情之间,爱情亦是。

“我近来很好,不过是工作繁忙,鲜有时间休息,请勿挂念。”

不料李承恩秒回复:

“阿英,明天是我生日,在湖光水色有一场宴会。

我想见你。”

叶英自认为自己冷静自持,可是面对李承恩,一切理智都溃不成军。

他知晓自己眼盲几无治愈可能时,没有怨言,但是李承恩提出要见他的时候,无数负面情绪汹涌而至,于是,一夜白头。

叶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顶着一头华发淡定地告知罗浮仙他和天策董事长李承恩现在是恋爱关系的。

叶英到了湖光水色才忐忑起来,面前是觥筹交错的社交场所,明明去过无数次了,这次却因为某人的存在而令人生畏。

想逃走。

“叶董?”是曹雪阳,李承恩的得力下属,行事干练稳妥,经常随李承恩出席各种场合。叶英经过多日的治疗,已经能看见模糊的光影,分辨了几秒后,抿着唇面对着她的方向颔首致意。

曹雪阳感觉叶英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是哪个地方不对,便歇了那个心,主动为叶英带路。

李承恩早有交代,为叶英设雅间,食物要以清淡为主,摆花要梅花……曹雪阳面无表情听完这些,回了他一句:“找湖光水色去。”叶英半垂着眼眸,很认真地在走路,室内光线有些昏暗,便没有注意到曹雪阳时不时的打量。曹雪阳任务完成,末了还不忘告诉叶英:“叶董,我们李董应付完那群人就来,不要着急。”也许是出于女性的直觉,嗅到了一丝暧昧的气息,说话不由就亲近了些,完全是对内部人的态度。叶英也愣了一下:“好的,谢谢曹……姑娘。”

叶英食不知味地吃了几筷子菜品后发现自己没带礼品,有些尴尬,想去托服务生去商场包一只打火机来,不想出门就碰见了疑似在站岗的曹雪阳。他无端心虚,犹豫道:“我去……”曹雪阳了然地点点头,待叶英转身,便给李承恩发短信:卫生间。

叶英交代完要求后,觉得不去一趟卫生间做做样子不太好,推开厚重的木门,在洗手台前面冲洗着双手,刚要抬手烘干的时候就被身后的人一把搂住腰身,带着清浅的酒气,带有侵略性的男性荷尔蒙顿时就把他包围起来。“阿英,我好想你。”

他从背后拥住满头华发的那人,也不去问为何白了头,仅仅是脸颊的相触,那温热的触感就能让他安心,不禁喟叹道:“阿英,我爱你,跟我在一起吧……”说罢便不忍不住去亲吻叶英白皙的脸颊,去吻他精致的红梅胎记。

叶英鸦羽般的眼睫微颤,睁开了灰白的双眸,莞尔道:“李承恩,你莫不是在欺我眼盲?”

李承恩这才知道曹雪阳跟他提过的不对劲是什么,踌躇道:“阿英,你……”“没错,误食了毒物,双目失明。”叶英语气淡然,好似没有哭过怨过。

李承恩把他抱起来,放在洗手台上,万分珍重地抚摸他的脸颊,看着他失去光彩的双目,心痛到无以复加,凑上前去吻了吻,认真道:“是我不好,阿英,我养你好不好?”

叶英笑出声来:“你能养得起我?”藏剑纯粹混商圈,经过两代人的经营,规模就已经很可观了,李承恩,是真的养不起叶英。

李承恩有些懊恼,情急之下竟有几分少年神态:“阿英,我倾家荡产去养你,我是真的喜欢你,跟我一起住好不好……”

叶英笑了笑,抬起了手。李承恩有些怔愣地看着他把双手覆上自己的脸,在叶英吻上来的那一刻竟然忘记了呼吸。初尝情爱的两个人任何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甜蜜万分的。“竟然让你主动,我的面子往哪搁……”李承恩这么说着,右手托住叶英的后脑,左手摸上门锁,轻轻一旋,落了锁。



————THE END————

修改完毕

评论(2)
热度(36)

© 五味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