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圈都混的咸鱼码文者,coser,撸章子的,平尖笔爱好者
欢迎扩列

关于

策all之策藏,策秀《探梅》

七秀坊宴请驻守京城的部分天策军。
天策府府主李承恩携十余兵士着便装前来。
台上的人鬓香衣纷飞,台下的人没有几个在焉的。
李承恩忽然微侧头,对身侧的李垂阳道:“有心上人了么?”
李垂阳乍一被点名,险些弹起来,被老神在在的府主看似不经意搭住肩膀,这才安定几分,硬着头皮答道:“回府主,在下已有心上人。”
李承恩半垂着眼,兴致寥寥,不过微笑道:“在上面吧。”
李垂阳耳侧微红:“大概是,不过在下不确定。”毕竟是男儿身啊…台上明明是女娇娘们…
李承恩笑容更真诚了些:“真是心上人的话,一瞥便可确定了。”说罢不再逗这年轻兵士。
台上正逢收尾,如今正值深秋,秋风过,花瓣中夹杂枯叶纷如雨下。
李承恩站起来抚掌而笑,在小七过来之前,拍拍李垂阳的后背:“去找她吧,一个时辰后集合。”
李垂阳跟着心上人的脚步,到了一处隐秘的地方。那“姑娘”转过身来,虽然浓妆艳抹,也掩盖不住欣喜的神情。“垂阳。”
李垂阳上前紧紧拥住他,“果然是你,你怎会上台跟姑娘们献舞?”
折桂笑眯眯:“当然是人数不够,我来充数啦,师姐们还是很喜欢我的,轻易也不让我上台的。”
一对心上人在花树下接吻,默默诉说相思情,不说相逢,不言离别。
“带你去划水。”“一个时辰后要集合的。”“够的够的!”
于是,明艳的秀坊弟子带着愣头愣脑的天策弟子在水榭间穿梭,引起“侧目”无数。
“小七姑娘,承恩已有心上人,辜负姑娘心意了。”“可是传言那般?”
李承恩不言。
“你们皆是一方势力的首领…怎能…”李承恩打断了小七的话,避重就轻道:“天策军隶属朝廷,又怎能称得上是一方势力。”
“就此别过。”匆匆结束对话,转身离去。小七反向离去。
不防在水榭的转角遇见那人。“阿英…你怎会在这里。”叶英此番着便装,戴着浅金色兜帽,伫立于古树下,肩膀已落了繁花几朵,显然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府主来秀坊是为何,叶英来便是为何。”灰眸的人如此道。
李承恩听他的语气冷淡疏离,不免着急,两人在一起不易,更不要说聚少离多,他十分畏惧在两人之间可能会生出的裂隙。“我…”
“叶英只有一颗心,李承恩,你要如何,叶英都不会置喙。”“阿英…”李承恩心头一动,俯首轻吻那人淡漠的嘴唇。
无论身处怎样的权利中心,都会在这人的身旁得到宁静,忘却一切。
这又如何不能让人沉沦。
沉沦在这梅花香气中。
折桂拉着李垂阳正好遇见天策府府主,李垂阳心想自己身为下士(攻),主动化解尴尬,扬起两人相牵的手,“府主,他便是我的心上人。”
李承恩略微打量了一下秀坊弟子,轻易看穿他的男儿身。“去吧,相逢不易。”
后头那句话也不知是给谁说的。
衣袂底下是相牵的手,两人手中都有茧,可不妨这难得时刻。李承恩又低头亲了亲刚才不方便转身的庄主。
相逢不易,更要珍惜点滴。
@千年渡 爱你

评论(11)
热度(12)

© 东方佩玖 | Powered by LOFTER